扬中堤上 闲情逸致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旅游 人气:80 发布时间:2019-11-15
摘要:发表于 2000-02-20 16:51 去年8月,去江苏扬中公干,送一位同行飞南京之后,得知返回西安的机票没订到。一种滞留异乡的沮丧竟无法掩饰。同行的几位“既留之,则安之”,统统上了麻将

发表于 2000-02-20 16:51

去年8月,去江苏扬中公干,送一位同行飞南京之后,得知返回西安的机票没订到。一种滞留异乡的沮丧竟无法掩饰。同行的几位“既留之,则安之”,统统上了麻将桌。我不甘于一整个下午呆在房间看电视,便到街上叫了一辆带有漂亮折叠遮阳伞的人力三轮车,到江边散心。 约半个小时就到了长江边。独坐江堤,只见隔江的泰州清晰可辨。眼前载粮、载煤、载沙、载客的船只繁忙地在混浊的江面上穿梭,汽笛声此起彼伏。坐在这里,感觉与坐在北方的公路边上没什么两样。我倦了,站起身来。就在扭头东望的一瞬间,我的心抽搐起来。远处,开阔的江面一望无边,一艘客船渐渐在天际消失。“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这个在脑海中无数次想象过的意境跃然眼前,此刻,我这个生长在北京旱地的人,不禁泪光盈盈。 也许出于好心,也许是为多赚几个钱。那三轮车夫并未走,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我身后的堤下,他说,这个时候已坐不到任何车了,问我坐不坐他的车子回去。我突然“抽筋”,要他拉我在环扬中城的江堤上转一圈。太阳已然没有了温度,江风吹拂,使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感到无比舒坦。我心满意足地坐在缓缓西行的三轮车上,闻着江堤上刚刚割过的青草味儿,看堤外露着半截的柳树下拴着的大木盆、围鱼的各种竹栅及点槁追车的少年,听堤内池塘中群鹅和着汽笛中引颈高歌。偶尔,下田的农人从旁经过,奇怪地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当江堤缓向西南时,眼前的江面突然开阔起来。此刻夕阳显示着最后的辉煌,满江波涛闪耀着金色,站在江边,我不禁心旌摇荡,一阵眩荤。一种跳进江里与江水一起燃烧的欲望在升腾……事后,我对友人说,我见到了“日落江花红胜火”。 回到住地已是晚上8点,大伙儿等我晚餐。无法遏制的狂喜使我语无伦次。一位输了钱的同仁搞明白我独自“巡堤” 后,懊悔不已并骂我不够哥们。我摊开双手耸耸肩,来个“美式”回应,一直处于颠狂状态的我将幸福与得意尽显言表。

长时间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城,杂乱的建筑、拥挤的车辆和人群,太生活化的小城气息,让人也是想要逃离这里。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我在想,船上的人有没有在看站在岸上的我们。也许正在看我们的人曾经在什么地方,我们相遇过。甚至是他曾经手里的零钱,恰好刚刚流通到我的钱包里。人总是这样的莫名其妙,喜欢想象一万个相遇。就像是我每次坐的那趟高铁路过安徽站的时候,总有一趟绿皮车也刚好停站,有个清秀的女乘务在站台面对我的车窗。

好久没有走出那个小城,这样的开阔之地,短短的呆个半小时,整个心好像是被打开了。但是,我又开始在想,常常生活于宽广之地的人们,他们会不会想进一座小城安静的待着呢。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扬中堤上 闲情逸致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