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99 发布时间:2019-11-12
摘要:每次过完年,母亲便会坐上新年的第一趟班车赶回城里,继续忙碌。奶奶都会牵着我,站在母亲离去的站台,久久不忍离开。奶奶常常念叨,说母亲自己省衣缩食,每次过年回来却买回

每次过完年,母亲便会坐上新年的第一趟班车赶回城里,继续忙碌。奶奶都会牵着我,站在母亲离去的站台,久久不忍离开。奶奶常常念叨,说母亲自己省衣缩食,每次过年回来却买回那么多礼物,让她多注意身体,不要挂念我们,可母亲总是笑着摇头,说她一切都好,只要看到我和爷爷、奶奶能够平平安安的,便是安好。

无论身在何方经年何时,只要心到了爱就圆满了。

母亲,爱读书。每次回家过年,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却经常书不离手,她说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仅能是人们的精神食粮,更是自己的良师益友,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参不透的世情,读书,总能找到一些解决的办法。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就被母亲熏陶,酷爱读书,童年的时光,记忆里总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书籍伴随我左右,也就从那时起,就与文字结缘,与书籍结缘。

回不去的是家乡,跨不过的是情关。

关于母亲,总想为她写点文字,可每次提起笔,总是不知道如何下笔。

或许终有一天,“年”会淡化为日历上的一个寻常符号,定格为记忆里的一种颜色。然而,生活永远还是像着窗外那条河流一般波涛向前,只要不变的时节如期而至,新年,就依旧会在中国人的餐桌上浓墨重彩地绽放,如同除夕夜准时绽放的烟花,庆贺着一年的丰收,祝愿着来年的美好。

后来,我大学毕业,顺利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而母亲,当我再次回望母亲,她的鬓角已经夹杂白发,她用十多年默默奉献,成就我现在的无忧生活,用生命的花开浇灌出我这支学海的花朵。每次给她打电话,母亲依旧很爽朗地告诉我,她一切都好,让我不用挂记,让我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也记得奶奶时常在我的耳边念叨,“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爷爷盼盖屋,奶奶盼享福”,年,始终如同宗教般神圣的蕴藏在我的记忆里。因为只有到了有“年”的时月里,无论是离家多远的游子都要回家,无论是在外做多大的买卖都要还乡。

那时候, 最期盼的便是过年。因为,母亲每次回来,不论早晚,不论阴晴,都会给我带来喜欢的书籍,给我带回帅气的衣服。在那个青葱年少的时代,母亲的回家,总能带给我欣喜,带给我快乐与期待。爷爷、奶奶也是和我一样期待母亲回家,刚到阴历的十二月份的时候,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数日子,等候母亲回来,也每每是那个时候,爷爷、奶奶的脸上挂满笑容,张罗着母亲爱吃的食物,准备着过年的货物。

这,便是年至于我的全部记忆与感受了。

曾经,我是母亲的希望与骄傲,而今,母亲是我心底最沉的一缕牵挂。

图片 1

那时候,母亲每次过年也回来,只是她的脸庞、手指,我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皱纹、看到了茧子,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爽朗,那么乐观地跟我聊天,给我讲述城里的各种趣事,给我讲述各种生活的智慧,我,总是静静地听着,细细地想着。

随着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各家各户在外务工的男人们带着一年辛勤的劳作与归家的喜悦,不管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每次在村口看到别人家的爸爸都提着大包小包回来时,我也跑回家拉着母亲的围裙问,

如愿以偿,我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大学。大学时代,由于我在省会城市上学,距离母亲工作的地方很远,见面的机会更加少之又少,虽然有手机了,可以打电话,但是母亲心疼长途话费,每次打电话都捡重要的说,我还没来得及送上一声问候、一句祝福,母亲便挂了电话,其实,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母亲,定会久久地立在那里,握着电话,不曾合上。

我们一生都在万里奔袭,只为赴一个约。那漫漫长路被一张小小的车票所阻隔的便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乡,那一张张被时间与空间阻挡的面孔便是我们摸不到的爹娘,那一声声被我们记忆抹去的炮声和笑声便是我们跨不过的情关。

那天,在微信上无意间看到母亲的照片,记忆里那个年轻美丽的母亲,已经不再芳华焕发,而是一种无以言传的沧桑感。我知道,母亲老了,母亲累了,她需要休息了。母亲在距离我千里之外的老家,依旧在工作,而我在千里之外上班,心里虽是时常想念她,却不能在她身边照顾她,一种莫名的无助感、心酸感涌上心头。

别人家的爸爸都回来了,我爸怎么还不回。

儿时,母亲在城里工作,而我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很少见到母亲,所以母亲在记忆里只是一道模糊的想象。每逢过年的时候,母亲总会准时的回来,不论风雪,不论暴雨,母亲总是披星戴月的赶回老家,与我们一起过年。

回家有回家的理由,不回家也有各自不同的忧愁。

母亲,每次都会在我心情低落时打来电话,不用我告诉她什么,她总能在电话里听出我生活的喜怒哀乐,总能默默鼓励我,安慰我,让我向着自己的梦想努力高飞,其他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她会尽一切可能满足我的追梦之旅,让我不用有丝毫的顾忌。大学时代,那个虚荣的时代,当我这个从小县城走出来的学子,一次次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母亲看到照片后,总是笑着给我送来生活补给。

我怎么不想回,我时时刻刻都想回家过年。

大学,一个洋溢青春与泼洒梦想的时代,于我,更是一生中最美的年华。没有了繁重的功课与考试,没有了老师的羁绊与约束,放开手脚,开始了一段追梦的旅程。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参加各种培训学习班、聆听各种名师的讲座、参加各种征文大赛……一次次,我都接受着挑战,一次次用勤奋与汗水,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奇迹。

现在每次和家人通电话,母亲总是说,别人家的孩子都回来了,我们家的孩子怎么还不回。我分明听到自己心里说的话,

母亲说,让我尽情的飞翔,向着梦想努力前行,不要有任何的困扰与后顾之忧,她会一如既往的做我最坚强的后盾。每每想起那些话,至今仍然倍感欣慰,仍被母亲那份沉郁的爱,醉的一塌糊涂。其实,我也知道,那几年母亲的生意不景气、工作也不顺利,她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努力创造财富,成为我最坚挺的后盾,她的故作从容的坚强,她的汗水与泪水,从不给我看到,因为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在梦想的天空,自由飞翔。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母亲用自己的双手,给我撑出天空的高度。

交通的便捷和经济的发展早已打破了人们安土重迁的留守观念,随着改革开发的浪潮辐射到全国各地的乡村了,更多的人选择去北上广深的繁华地寻一个美好前程,村子也就变得更加空荡荡了。也只有年关将近的时候,返乡的孩子们远道回来也就成了家中老人最愿意看到的画面。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