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之可以活着的眼睛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176 发布时间:2019-11-12
摘要:舔尝着那岁月的叨扰,迈出了那步早已生疏的动作:奔向图书馆。 父亲得了癌症,晚期,自从他住进医院后,我就成了那里的常客。我从没想过父亲会得这病。医生说,即使有再世华佗

舔尝着那岁月的叨扰,迈出了那步早已生疏的动作:奔向图书馆。

父亲得了癌症,晚期,自从他住进医院后,我就成了那里的常客。 我从没想过父亲会得这病。医生说,即使有再世华佗,可能也无济于事。听了医生的话,我感到眼前一片漆黑。 那段日子,所有的放疗、化疗都做了,父亲的病情却一点都没有好转。他的疼痛,已痛入骨髓,每次疼痛发作,他总是咬紧牙关,哪怕身体痛得打战。脸上冒汗,也不呻吟一声。我说:“爸,如果你感到疼,你就喊出来。这样也许会好受些。”我每次这样和他说时,他总是轻轻地对我说:“我又不是小弦子,再说,那样会影响别的病人。多不好!” 父亲说的别的病人。指的是和父亲住在同一个病房里的一个年轻男孩。这个男孩刚17岁,患的是一种罕见的癌症,和父亲一样,已经救治无望。当父亲这样说时,我看到窗外的阳光,像天鹅绒一样,大朵大朵地落在那个男孩洁白的被单上。我一边温柔地抚摩着父亲那双枯瘦的大手。一边听他唠叨着他走后的事,我的泪。竟当着他的面潸然而下。 父亲就这样在痛苦中煎熬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可那个男弦的病情似乎比父亲更严重,已经几度出现昏迷了。一天,一个年轻的值班医生来到病房里,悄悄对我旁边男孩的父母说:“在医院的眼科病房里,有一个女孩急需换眼角膜。你们商量一下,如果你们的孩子走了,你们能否自愿捐献出孩子的眼角膜?” 听说要捐献眼角膜,沉浸于悲伤中的母亲,突然号啕大哭,她一边哭。一边推搡着医生,威胁说:“谁敢动我的儿子,我就和谁拼命!” 看着被推搡的医生,我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嘀咕说:“如果你儿子治不好,把眼角膜捐给别人,让别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不是好事吗?” 谁知,我刚说完,那位歇斯底里的母亲,突然就把矛头指向了我,大声吼道:“你想做好事,怎么不让你的父亲来捐?”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我突然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已是深夜,守卫在男孩身边的母亲,还在小声地抽泣着。我伏在父亲的床头打盹。睡梦中,我隐约听到父亲在唤着我的小名,我一睁眼,听见父亲吃力地说:“三子,明天你和医生说说,看看我的眼角膜,能不能捐给那个孩子?” 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在我印象中,父亲最讳忌的就是带着残缺离开这个世界!可父亲说的话很干脆,男孩的父母都听见了,我张大嘴巴,错愕地看着父亲。见我恍惚的样子,父亲盯着我看了半天,又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对我说:“孩子,我还不想死,把我的眼角膜捐给别人吧,这样,我的眼睛还可以活着!” 不等父亲说完,我的眼泪瞬间像滔天巨浪一样翻涌奔腾,我不知道父亲接下来说了什么,我拔腿就跑,飞快打开房门,转身进了楼道里,听任泪水流下。 第二天,男孩的母亲,终于含着泪水,在捐献儿子眼角膜的自愿书上签了字。医生说,我父亲的年纪过大了,不是很适合。后来,那个女孩终于顺利完成了眼角膜手术,当记者采访这个男弦的母亲时,她说,她是被我父亲说的话感动了,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儿子的眼睛可以活着。

图书馆那数量庞大的藏书,竟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在这个书架前溜溜,在那个书架前用手扒拉扒拉,半天下来手里竟还没有一本笃定想观摩的书。望着周边一个个利索的捧书身影井然有序地定在了干净的座位上,自己的脸刷刷地红了起来。

或许是羞愧感起作用了吧!一本感恩系列的书和我的眼神开始交流了起来。没有了犹豫,轻轻地拿下书来,快步走到一个少人的角落,拉出凳子,坐了下来。

很多时候,谁也不知道下一时刻会发生什么。自己也没想到,因为这本书里的内容,在短短3个小时的阅读时间里,泪水竟然在我脸上驾临了7次。

记得里面有这样一篇文章。母亲病危,在人间的美好也已接近尾声。而最为该院最好的外科主治医师也是此母的女儿的她竟然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亲人离去,只能恨恨地望着熟悉的母爱的味道渐行渐远。在这位医师陪伴母亲的最后岁月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一位母亲的女儿急需眼角膜,刚好另外一位母亲的儿子即将往生极乐。女儿母亲跪地呼喊,终于儿子父亲同意了。而儿子母亲却放出狠话:儿子都死了,怎么也得让他完整的离开这个世界,这狠话飘荡在医院里,伴着响亮的回声,刺进了医师的耳朵。

她来到了这2个家庭之间,做起了和事老。本着救死扶伤的高大旗帜,也加入了女儿母亲的阵营。

“你愿不愿意自己的亲人残缺着离开世界呢!你说话啊!作为医生,救过几个人就了不起了啊!”儿子母亲的狠再次刺进了她的心房,在寂静的医院走廊中,跳起了一场特殊的人生教育系列舞蹈。

或许医师不知道,这狠不仅刺进了她的心房,也刺进了自己母亲的心理。母亲挪着小步,跌跌撞撞在人群后已经有几分钟了。

“女儿,用我的眼角膜行吗?”从人群中冒出来一个微弱的,却让人惊讶的声音。说完,母亲用那枯黄的双眼直直地望着医师,她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女儿半步。

望着母亲苍白的脸,凌乱的头发,发紫的嘴唇,那位医师没有说话。

“女儿,你再走过来些,我想好好看看你。”母亲知道,这将是最后的可以将女儿牢牢记在心里,带往天国的时光了。

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竟没有把好泪水的阀门,干燥的脸庞,出现了一条条清泉。

将手臂挪放在母亲的这句话语上,把头埋进了手臂的空挡间。紧紧地咬着牙关,垂放在大腿上的右手也使劲的拽成拳头状,狠狠地向大腿最深处按压着。

是啊!自己是否愿意看着亲人残缺的离开世界呢?这个是当时医师的真实心理写照。那位伟大的母亲已然知道女儿当时的尴尬和难处,和母亲自己知道,下一句说出去的话,将是对一个家庭的承诺,将是对生命残缺的漠视,也将是能为女儿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望着瘦削无力母亲的大爱,同样身为母亲的那个凶狠的女人最终妥协了。

“毕竟我儿子的眼角膜要年轻些,成功率也比较高些。”在我们旁人看来,正是因为医师母亲的大爱,点燃了她爱的火苗。决定捐献孩子的眼角膜之后,母亲只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么一句

“望着医师母亲那看着女儿时的殷切祥和眼神,我也是多么希望那个女孩身上那双我儿子的眼睛,也能一直注视的我,陪伴着我。”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亲情故事之可以活着的眼睛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