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线上】“养姑娘不如养猪”--生为女孩儿的悲哀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19-11-12
摘要:所以尽管我们在岛城没有父辈帮忙,但从来不曾考虑过把孩子寄养到老家,无论多忙多累,儿子自出生起一直是跟在身边。期间辛苦是有,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儿子,2年内保姆换了不下

所以尽管我们在岛城没有父辈帮忙,但从来不曾考虑过把孩子寄养到老家,无论多忙多累,儿子自出生起一直是跟在身边。期间辛苦是有,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儿子,2年内保姆换了不下5个,好在儿子是不哭不闹,即使打预防针也只喊一声的坚强宝宝,几年下来我并未因抚育儿子而感到疲惫,反倒是心态随着儿子一起成长,越来越年轻明朗。

        本文均为亲身经历,大约七千字,阅读需要十五分钟。

不知从哪天开始,儿子开始照顾我,会将仅有的一双筷子留给我;会在我搬不动东西时时,说“我有劲我来”;在我着急出门时体贴地说:“妈妈快去把,我来刷碗。”会在爸爸不在时用刀子努力地剥牡蛎给妈妈吃——十三岁的小小少年,看上去还很孱弱,却已经像个男子汉一样爱护妈妈了。

        我是个女孩儿,独生女,但我只是妈妈的掌上明珠,却不是爸爸的。

和同事聊起家里的白菜,因为是自家种的,外面老的绿叶子也不舍得扔,稍好点的炒了吃,不过纤维很多,实在不好吃。同事问道:“你儿子也能吃?”我回答:“能吃,反正分给他的那部分一点没剩下。”同事羡慕道:“你儿子真好养活。”突然意识到,是啊,儿子真的很好养活,不仅不挑食,有时家里没人还会自己动手做,爸爸妈妈忙的时候,刷碗晾衣服,只要答应的,一准按时做。13岁的小男生,正是青春逆反期,有的已有了自己的秘密,有的已和父母没有了多余的话语,儿子却还爸爸长妈妈短的喊着,每日里和我们分享着学校的乐事,没有丝毫的隔膜。

        在计划生育管控异常严格的八十年代,爸爸知道他和妈妈工人身份对我家生存下去的重要性,也知道无亲无故的他们在工厂立足的不易,亲自带着妈妈流掉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我想,如果国家那时已经放开了二胎政策,我一定会有个被爸爸视为宝贝的弟弟。

今冬最冷的日子,爸爸连续出差近2个月不能接送他上下学了。儿子每天早上6点多吃完早餐,背着沉重的书包,天不亮一个人坐车上学,晚上坐车回到家每天都是七八点,带着一身的寒气,进门就乐呵呵地喊妈妈。父母能为他做的,不能做的,儿子都不曾有过任何抱怨,他稚嫩的肩膀能扛下的,一定不会让爸妈担心。

        为此奶奶生气带走了我,把我带到了离家近千公里的叔叔家,从一岁半到四岁半。理由是爸爸妈妈工作忙,而爸爸并没有阻拦。因为从我记事开始,爸爸的口头禅只有一个“养姑娘不如养猪”。

美高梅线上,一个周末的晚上,儿子上网时间有点超出我的忍耐,也因为自己心绪欠佳,居然动手打了儿子,心里后悔不迭。第二天一早,儿子居然趴到我耳边喊妈妈。晚上儿子顶着寒风披着路灯的光晕,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到家,我心疼地把他抱在怀里:“宝贝对不起,妈妈打你了。”儿子很大度地说:“没事,妈妈。”都说青春期的孩子最叛逆,既说不得也骂不得,可我这儿子却是说也说得,打也打得,并不会因我一时的冲动带来母子间的隔阂。

        那个年代,对爸爸妈妈来说,一千公里的概念是坐汽车,倒火车,再换火车,要两天一夜的时间。对我来说,一千公里的概念是一年最多能够见到爸爸妈妈一次,因为他们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一次探亲假。

儿子对妈妈是眷恋的,很久没有出差了,这次要出去一周。出差前一晚,儿子拿着手机玩耍,一遍一遍对着手机说:“我妈妈明天出差,要一周才回来。”打包行李时还不忘嘱咐妈妈带着手机充电器。一周长差回到家已是凌晨1点,我亲亲睡梦中的儿子,迷迷糊糊中知道妈妈回来了。第二天起床,儿子爬到我床上,喊我起床,我睡眼惺忪地说:“妈妈困,昨天1点才睡呢。”儿子说:“那也已经7个小时了妈妈。”后来看我起不来,儿子就趴在床上说:“我就在这儿陪着妈妈。”中午做了羊肉汤给儿子吃,儿子坐到餐桌旁,眼中居然流露着感动,不舍得吃,可见这一周儿子是没人好好照顾,不免有些心疼。在家休息有午睡的习惯,但总也有睡不醒的毛病。所以就安排儿子到时间喊妈妈醒过来。儿子就一遍一遍地喊着妈妈:“到点了妈妈,到点了妈妈。”一边还嘟囔了一句:“妈妈你真好!”看来只要有妈妈在身边,孩子就是幸福的。

        那年我还只会哭

在养育儿子的过程中,我并不比其他的母亲付出的更多,天性懒散享受为先的我有时很愧疚对家人和儿子的疏忽。然而上帝却将如此快乐体贴的儿子赐予我,做为母亲,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我感激的呢?我想很大程度源于我们母子关系的融洽,得益于在他出生最初的几年里,我对他片刻不离的关爱。

        三岁那年,叔叔家有了弟弟,就算有奶奶护着我,我也只能跟在弟弟身后眼馋只能归婶婶和弟弟的好吃的。奶奶生病偏瘫以后,爸爸和叔叔带奶奶去外省看病,我就只能经常去邻居奶奶家蹭饭才能保证自己不饿肚子,还要吃完了邻居奶奶给我的东西才能回到婶婶家,因为三岁半的我已经能记得,婶婶曾经拿走我手里邻居奶奶给我的被我啃了一半的排骨,而我只会哭。就像我家大宝儿能够记得三岁那年先生打过她的屁股。

儿子仍然需要我,但已不再是朝夕的陪伴,而只是远远的守望。我要做的更多的是听着他沙哑着喉咙唱着不着调的歌,嘴角偷偷漾起幸福的微笑,在他哇啦哇啦和同学玩的不亦乐乎时加以适当的节制,累了时给他可以休息的怀抱,烦恼时做他倾诉甚至发泄的对象,迷茫时给他人生的指引和解答。春华秋实,爱去爱返,儿子已是热爱生活,思想独立,幽默豁达的小小少年。微信号:Life-of-qiuyun

        那年我还不懂得祈求

        奶奶回叔叔家养病时,我知道奶奶需要营养,需要照顾,叔叔忙于上班赚钱,婶婶总是忙着照顾弟弟,不到四岁的我已经知道省下叔叔给的煮鸡蛋给奶奶吃,婶婶不爱动的时候,我要主动洗黄瓜西红柿给奶奶吃。爸爸也只会看着我做这些,却不肯接我回家,那时的我不懂得祈求。

        谁说四岁以前孩子的记忆是短暂的,这些已经成了我脑子里怎么也忘不掉的记忆。 四岁半,我终于被接回了家,妈妈告诉我,她从邻居奶奶家的姑姑写给同学的信里知道了我并没有得到好的照顾,(好曲折才知道自己女儿的经历啊,也真庆幸那个姑姑的同学和妈妈是同事)为了让我回家,她以死相逼,爸爸才妥协。

        可是粗心的爸爸因为带我回家的途中要办事,把四岁半的我一个人放在了斯大林公园的转椅上,整整一个上午,神奇的是,我居然没哭没闹一上午没动地方,更神奇的是居然没有人贩子把我抱走。爸爸却只是跟妈妈说这是万幸。

        回到了家的我根本就没有“家”“爸爸““妈妈”这样的概念,见到妈妈的时候居然叫了“阿姨”,我感觉已经努力让自己礼貌了,却真的没想起来那是我亲妈,因为我已经快一年没见到她了。

        五岁那年,爸爸要复习考大学,妈妈要工作养家,奶奶身体没有好利索就要回去照顾叔叔家的弟弟,没有人在家照顾我,只能把我送进了学校,因为这个,从小学到大学毕业,我永远是班里最小的孩子,年龄最小的同学都会比我大半年。就算这样,我的学习成绩也一直是班级前三名,却一直换不来爸爸的一个微笑。

        好在小学班主任是妈妈的闺蜜,就算没人照顾我,我还是可以早上中午都在老师家吃饭,而妈妈能做的则是尽力在晚上下班后给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有时妈妈加班,我会用大大的饭盒装上家里的剩饭去妈妈办公室,最起码妈妈办公室有电炉子,可以和妈妈一起烤热了吃。

        小时候最害怕的是妈妈出差,因为爸爸只顾着工作,学习,从来不给我做饭,六岁的我只能逼着自己学会了用妈妈劈好的柴生火,做我唯一会做的蒸鸡蛋羹吃。

        那年我第一次骂人

        八岁那年,妈妈又出差,厂里停电了,冬天天黑的又早,爸爸在同事家打麻将,留我一个人独自在家,没有热水,没有光亮,没有饭。自己一个人害怕的大哭,哭过了爸爸还没有回家,只能自己蒙着被子窝在墙角,竖起耳朵听着有没有爸爸的脚步声。碰巧妈妈打电话回家,接起电话的我只会说一句话,“妈妈,我冷,我饿,我害怕!” 为了这件事,一直逆来顺受的妈妈火冒三丈,给厂里每一个有电话的人家里打电话找爸爸,最终是厂书记伯伯带着爸爸回了家。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电话还是要厂里的总机转的,家里有电话的也都是厂里科长以上的部门负责人。而我那已经做了科长的爸爸却认为妈妈这么做丢尽了他的脸,妈妈出差回来后,先跟妈妈大吵了一架,而我也是第一次学别人骂人,对着自己的亲爹骂了娘。

        那年我第一次考试倒数

        十一岁那年,我六年级了,因为爸爸的工作调动(与其说调动,不如说工作不如意主动跳槽,只是在那个年代,都是国企,还没有跳槽这一说,有过硬的技术或者门路就可以调工作,很显然,我爸爸属于前者),跟着家人从东北回到了山东老家。那个年代,户口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户口的调动异常麻烦。整个搬家的过程,从手续办理到物品打包邮寄,再到路途和新家安顿的时间,整整两三个月,等我再上学的时候,已经是六年级的下学期了。班里60个学生,全都是陌生的面孔,看着和东北完全不一样的课本和课程,操着非标准普通话加方言词汇的老师讲课,每节课对我来说都是折磨。期中考试第一次考了倒数第五名。

        人生第一次对学习迷茫,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妈妈表示理解,希望我加油。爸爸表示活该,十一岁大的孩子了,自己不努力怨不得别人。直到班主任家访,爸爸才知道我面前的阻力有多大。当然,老师走后,他还是他,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打麻将、赶海,该干嘛干嘛。只有妈妈会多抽出一些时间帮我补习功课。

        那年我第一次感到了自卑

        初中三年,我在家除了吃饭、睡觉、学习,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因为那几年爸妈工厂效益不好,常年不发工资,妈妈一边要省吃俭用,一边要照顾我的起居,还要忍受爸爸的坏脾气,我知道妈妈的辛苦,很害怕因为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好,又惹的爸爸大怒。

        初三那年姑姑去世,奶奶又一次偏瘫,在爸妈家里养病,妈妈又多了一个要照顾的人,而奶奶却不肯吃药不肯吃饭,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每天早上我都会早起半小时,妈妈给我做好的饭,我会端到奶奶床前,喂了奶奶以后自己再吃,然后才去上学,晚上我会在奶奶的床旁边写作业,主动跟奶奶一起睡觉,帮奶奶翻身,揉背,捏胳膊,我明显的感到这半年的时间爸爸没有再说那句“养姑娘不如养猪”,我以为我只有加倍懂事才能得到爸爸的认可。

        然而很快我便知道这也只不过又是一次徒劳,奶奶身体稍有恢复,爸爸又开始了无休止的挑衅,要不就是冷暴力,妈妈只会逆来顺受,哭泣,曾经为了找妈妈,我半夜跑出去找遍了我们住的小镇,十四岁的我感到了自己的心灰意冷,问妈妈你们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了我又不喜欢我?我甚至想到了死,是不是我死了他们就可以再生一个儿子了?是不是妈妈就不用再受气了?妈妈很害怕,她告诉我能够到现在都是为了我,我那时只想赶快逃离这个家,快点独立,中考前我搬出了班主任来说服爸妈,报考了师范学校,当时这是唯一一个能够实现当老师的愿望又能快点离开家的机会,那时我已经放弃了上大学,只为了快点独立,不让妈妈那么累。

        考试前,我打听到除了文化课、声乐课、舞蹈课的考试,还可以参加附加课考试加分,我就带了我的电子琴,一个比口风琴大不了多少的电子琴,出门前却被爸爸说,“这下你终于可以显摆了是吧?”我真的很想问问他,你出过一分钱送我去学过琴么?这个电子琴在别人眼里就是个玩具而已,我连指法、简谱都是看书自己学的,电子琴的功能最多只有单指和弦,而我连单指和弦都不会,我有什么显摆的资本?所谓的声乐、舞蹈,都是最后学校统一组织培训我才上过几节课而已,我又有什么显摆的资本?

        最终我真的没有参加附加课的考试,没有为自己争取那一分,看着别的考生手指在钢琴上跳跃,我第一次感到了自卑,深深的自卑,我羞于拿出那个玩具电子琴,我没有显摆的资本。 最终我因为专业课成绩0.5分的差距,没有被录取,那年音乐专业录取52人,而我是第53名。我永远忘不了爸爸那个鄙夷的眼神。

        虽然我上了职业高中,但是却幸运的碰到了教育政策的改革,得到了参加高考的机会。高考,我的目标依然是离开家乡,这一次,我放弃了做老师的愿望。

        那年我自立了

        上大学的三年时间,为了不上爸爸要求的家门口的大学,我坚持自己承担学费和生活费,每月每周都会列详细的打工计划,每天都会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来来去去,书包里装的除了我的课本,还有打工用的制服、鞋子、简单的洗漱用品,因为我的时间太紧了,没有课的时间几乎没有同学见过我,我不是在打工,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促销、收银、广播、打字等等一切能够兼职的工作我都做过。虽然那些年爸妈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房子一套又一套的买,可我还是坚决的拒绝妈妈给我的每一分钱。

         高中同学觉得我最神奇的事情是,从来不知道想家是什么意思,能坐在宿舍的床上看着满宿舍的同学想家想的哭,一看看半宿。 大学同学觉的我最神奇的事情是,只有上课、集体活动的时间才能见到我,其他时间我会消失,甚至我从来都不住宿舍而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

        毕业后的两年我依然自己一个人忙碌着,自己上班、自己吃饭、赶去兼职、回家睡觉、偶尔自己生个病自己照顾下自己。从不在同事朋友面前掉眼泪,人前的我永远是开朗爱笑的女孩儿。那时的我,自己都快要骗过自己,以为心里的伤疤会痊愈。

        离家的第四年开始,妈妈一次又一次的去看我,每次都劝我回家,她一直在强调爸爸这么对我也是因为长辈传统思想的压力,也是希望我不要太娇气能够早点自立,我真的很想不通,长辈的压力就一定要怨在我的身上么?既然是长辈的压力,为什么奶奶可以疼我胜过弟弟,而我自己的爸爸不行?让子女自立就一定要鄙视她让她痛苦吗?自立是个性,为了个性就可以不看重子女人格和前途的培养吗?一再犹豫、一再权衡,最终是因为妈妈说爸爸现在的工作常年驻外,很少回家,我才同意。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梅线上】“养姑娘不如养猪”--生为女孩儿的悲哀

关键词:

上一篇:唯有相思不曾闲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