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激烈缠绵我被帅哥迷住了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167 发布时间:2020-02-12
摘要:那是刚到新单位的第三个月,公司因为出了些状况,需要加班,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腿也累得抬不起来。所以看到了有人在里面的电梯时,也就大了胆子冲过去挡住了快要关上的

那是刚到新单位的第三个月,公司因为出了些状况,需要加班,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腿也累得抬不起来。所以看到了有人在里面的电梯时,也就大了胆子冲过去挡住了快要关上的电梯门。

4月1日。星期日。夜,22点10分。黑夜,无边的黑夜。新月如钩,挂在黄沙阵阵的天空,月光照亮一棵孤独的大仙人掌,还有那座半塌的木头教堂的尖顶,十字架早已折断在破屋的半腰之间。一条弯弯曲曲的街道,两边的房屋几乎都是二战以前建造的,紧闭的门窗里不见半点灯光。一英里外的荒原,一头公狼仰天发出骇人长啸。似乎是为配合远方的狼嚎,小镇尽头那间两层的大屋里,同时响起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随着这些恐怖的声音四处响起,整个小镇幸存的人们,都躲藏在被窝里、窗台下、衣橱内、浴室中瑟瑟发抖。你,循着声音来到那栋大屋,房门竟自动打开,黑暗的客厅充满腥味,脚底令人恶心地湿滑。不知哪里亮起一线微光,恰好照出一排古老的绿色木楼梯。小心翼翼地走上去,楼梯发出随时要断裂坠落的响声。光线扫过白色墙壁,满是触目惊心的鲜血——不是一摊血迹,而是几乎铺满墙壁的红色,渐渐流淌布满整个楼梯。狭窄的二楼走廊,从天花板到墙壁到地板,全部涂抹着鲜红的血迹。自卧室门缝流出红色小溪,门把手上清晰地印着尚未干涸的血手印。就在这扇门打开的一刹那,你崩溃了。在这样一个阴森的雷雨之夜,看一部据说在大洋彼岸吓死过人的美国恐怖片,未来梦影城七号放映厅里,五六对年轻男女一起发出惊恐尖叫——免不了让刚开始谈恋爱的男生占了便宜。只有一个例外,她孤独地蜷缩在最后一排,身边没有小男生或老男人,唯有爆米花和苏打水相伴。两小时前,莫星儿独自来到未来梦大厦九楼,在影城售票窗口买了一张《血腥小镇》的电影票。未来梦影城拥有八块屏幕,每到周二周三的半价日经常爆满,但今晚显出几分清冷。售票员看到这个漂亮的年轻女子竟在周日雨夜独自一人来看恐怖片,不可思议地皱起眉头。莫星儿感觉自己被当成了怪物或变态,打肿脸充胖子强调一句:“咳!咳!我是专门研究美国恐怖片的。”说完她就后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就差在额头上贴两个字——寂寞。二十五岁的白领丽人,穿着休闲大毛衣、紧身牛仔裤,坐在电影院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放映机闪烁的光束从她头顶上方射出,将一座美国西部小镇恐怖血腥的画面投射在前方屏幕上。她回头看着放映窗口,想象射出白光的小房子里,会藏着什么可怕的秘密。银幕上上演最不恐怖的谈情说爱时,莫星儿却发出震惊全场的尖叫声。其他观众纷纷尖叫起来,影院工作人员也来看个究竟。原来,她感到脚底痒痒的,不知什么在蹭来蹭去,用手机往下一照,才发现是一只硕大的灰老鼠围着自己的运动鞋乱窜!工作人员也吓得几乎摔倒。这只可恶的大老鼠随即窜入黑暗的墙角去了。再没看电影的兴致了,她厉声责问电影院里怎会有老鼠。而答复则是未来梦影城开张三年,这是第一次发现老鼠出没。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句:“难道是要地震,老鼠蟑螂都跑出来了?”值班经理为了息事宁人,将电影票全价退还作为补偿。终于,在对于屏幕上鲜血横飞的美国西部小镇,以及脚底下随时可能出没的小动物的双重恐惧中,莫星儿结束了这场特别的观影。慌乱地走出电影院,身边都是一同散场出来的年轻男女。莫星儿斜倚着中庭栏杆,俯瞰底楼,一阵头晕目眩袭来。影院门口有玻璃幕墙的景观电梯,在其中可以看到大厦中庭全景。她跟着几对恋人挤进去,身边紧挨一对男女,旁若无人地激情拥吻,看得她脸红心跳地扭过头去。4月1日。星期日。夜,22点19分。电梯微微晃了一下。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莫星儿却心头狂跳起来,下意识地抓紧电梯扶手。不到两秒钟,电梯又晃了第二下,所有人都叫了起来,仿佛回到刚才电影里美国西部小镇的血腥黑夜。那对正在狂吻的男女失去平衡,倒在莫星儿身上。她本能地大叫起来,想用后背顶住重压。电梯又往反方向晃动。在七八个人的尖叫声中,她被挤到角落,生怕玻璃幕墙被压碎,自己第一个飞出去。作者:蔡骏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电梯灯光急促闪烁,整座商场也一明一暗。靠近电梯门的男生想要按下紧急按钮,慌乱间错按紧急呼叫,响起刺耳的啸叫声,一如电影结尾时的恐怖噪音。这部载着多人的电梯,像小孩手中的玩具不停摇摆。莫星儿隔着玻璃看出去,商场中庭和各个楼层,却丝毫没有晃动迹象——只是,七楼杰克•琼斯男装店里,穿着休闲西装和衬衫的高大挺拔的模特假人纷纷倒下了。虽然被撞得头晕眼花,莫星儿却意识到,并非电梯发生摇晃,而是整栋未来梦大厦在剧烈摇晃!电梯相对大厦并没有摇晃,而是大厦连同电梯相对地面发生了摇晃。刹那间,电梯内部连同整个商场的灯光全部熄灭,随着电梯内恐惧的呼救声,一团漆黑间,莫星儿的双腿猛冲到地板上——电梯停了。整座大厦断电。伸手不见五指的狭小空间内,不断亮起手机屏幕的光,照出一张张恐怖片里死鬼的脸。莫星儿却懒得掏出手机,她安静地闭起眼睛,贴着冰冷的玻璃,流出一滴热热的眼泪。她并不是为自己将要死亡而流泪,而是为来不及做一件事而悔恨莫及。4月1日。星期日。夜,22点20分。电梯与大厦的晃动基本停止,这部小小的电梯,将成为活死人的棺材。突然,电梯飞快降落,惯性使所有人都飘飘欲仙,这下降落不知有多深——照刚才下降的速度,至少又降落了二十几层楼!从电影院到底楼总共才九层,难道电梯直接降落地狱?就在大家都为不知何时坠落到底而绝望时,电梯突然再次停了下来。莫星儿始终盯着玻璃墙外,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电梯并不是在商场内部往下降落。虽然外面什么都看不清,但似乎没什么变化,对面还是四楼与五楼,数十米外某部手机发出的光,可以照出劳力士手表的广告牌。就像电梯相对于大楼并未晃动,此时,电梯相对于大楼同样也未下降——而是整栋未来梦大厦在飞速下降!第二次下降,大家没再发出声音,停下来反而又一片尖叫。不知是谁触动某个按钮,电梯门竟然自动打开。或许,还有电梯专用的备用电源?人们纷纷往外逃,第一个人却重重地撞上钢筋混凝土,一声惨叫倒在众人身上。莫星儿的判断是正确的,电梯仍在商场内,但不是正好停在楼层上,而是落在四楼与五楼之间,电梯门打开后正对四楼与五楼之间的楼板。大家用手机往前乱照一通,发现电梯门中部全被堵死,但上面有约五十厘米空隙通五楼,下面有约四十厘米空隙通四楼。无论四楼还是五楼,从狭窄的缝隙用手机光束照过去,都像深埋地底的古墓,不时传来墙壁倒塌声、玻璃破碎声、慌乱的逃跑脚步声、行将死去者的呼救声……失去动力的电梯悬在半空,随时可能坠落,直接砸到底楼,就算没有粉身碎骨,玻璃幕墙如果砸碎,也会变成锋利的刀片。逃出去是唯一的选择,坐等迟早会葬身于这钢铁棺材。商场中庭不时闪起星星点点的微光,估计都是幸存者们的手机。莫星儿拿出手机,全无信号。平时这里的手机信号很好,无论移动还是联通,附近都有机站——全城所有通信网络都中断了吗?有人想要冒险爬出去。选择从底下爬更方便,不过下面是悬空的四楼,黑暗中钻出去不知与地面的距离,很可能摔断脖子。往上面的缝隙爬虽然艰难,但爬上去就是五楼地面。唯一的危险是,那么小的空隙,不可能一秒钟就爬出去,万一电梯缆绳断裂下坠,那么人就会被拦腰切成两段!谁敢第一个去冒险?大家用手机互相照着对方的脸,一张张看起来都那么吓人,好像其中混了几张鬼魂的脸。一个小个子男生自告奋勇,在女友帮助下,手脚并用爬出上面的缝隙。他的女友抓住他伸下来的手,刚想要往上爬,旁边一个男人抢先上去了。电梯里顿时乱成一团,每个人都争先恐后,不时有手机坠落,只听到男人愤怒的咒骂声、女人凄厉的哭泣声,还有厮打时的耳光声与拳头声。莫星儿独自蜷缩在角落中,闭上眼睛等待他们消失或死亡。两分钟后,总算有几个人逃出了电梯,可以想象他们鼻青脸肿、血流满面的样子。不过,电梯轿厢里还留下两个人。两个女人。莫星儿用手机照亮了她,正是地震前与男友旁若无人地亲吻的女人。这个女人扑到电梯门口疯狂地拍打,大喊着某个男人的名字。可是没有任何回音,那些已爬出电梯的人,恐怕都从逃生通道往下跑了——包括她最亲爱的男人。“他跑了。”莫星儿在她身后轻轻说了一句,让这刚刚还沉浸在甜蜜幸福中的女人彻底崩溃了。她绝望地哭喊,诅咒那个男人不得好死。莫星儿说了一句:“我把你托上去吧。”她惊讶地回过头,满是泪水的脸庞在手机屏幕光里特别吓人。莫星儿真诚地点头,不知在对方手机光束下,自己是怎样的形象。莫星儿半蹲下来,用力托起她的下半身,几乎让她踩着自己的后背。求生的本能使这个女人格外有劲,抓住电梯门上沿,眼看身体的大部分就要出去了……头顶传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莫星儿的心脏几乎碎裂,刚想大叫一声“快”,电梯就急速地往下坠落了!可怜的女人,还来不及爬出去,电梯顶部已砸到她的腰上。血肉之躯无法阻止钢铁,莫星儿头顶的黑暗中,传来某种物质破碎的声音。传来刺耳惨叫的同时,一股又腥又浓的液体喷溅到了她的脸上。

真的是很丢人,套装裙子的下摆都翻了上来,但在看清了对面男人的脸时,好心情立马就回来了。是他耶,对面房子里看起来蛮正经又养眼的家伙。早就听说过,这男人可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多金又多才,而且至今未婚。还有个很阳光的名字,叫徐涛。

正想着上天怎么如此眷顾我,这种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都赐给我了,高兴得简直要跳起脚来。结果报应就来了。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电梯激烈缠绵我被帅哥迷住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