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跨进的一道门槛

来源:http://www.rightsidevalue.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我来到了她的牙所。雨天,没有顾客,她在看书。见我进来,她笑着放下手里的杂志。趁她忙碌的时候,我拿起了她看的那本《格言》杂志,随手翻看着,不经意

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我来到了她的牙所。雨天,没有顾客,她在看书。见我进来,她笑着放下手里的杂志。趁她忙碌的时候,我拿起了她看的那本《格言》杂志,随手翻看着,不经意被一首小诗吸引:

我原以为,我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

最深的爱是残酷

一直以来,我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慢慢长大了,我以为自己每天都是同一个我。在我七岁的时候,我还没有清楚自己应该干点什么事,我还是像过往的每天那样,游手好闲的过日子,今天和东家的小孩子玩玩泥巴,明天和西家的孩子捉捉迷藏。有一天,父亲说,我不能再这样闲下去了,该找点事给我忙了。

郁葱

姐姐和哥哥那时候都已经进学堂了,他们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闲着,父亲和母亲整天在外忙着,他们似乎忽略了我的成长。是在一个晚上,一家人吃饭聊天的时候,父亲才想起了我,他说我也应该进学堂去读书了。

我所经历的那些日子像是梦幻

姐姐是在九岁的时候才进学堂的,我想跟父亲说,也想学姐姐那样,在家里呆多两年。我想一进学堂,我就完了,一跨进学堂那道门槛,我的童年就被学堂给拴住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我不能随心所欲地跑去三叉河里游泳,不能一天到晚在外面玩到天黑了才回家,我不想太早地跨进那一道门槛,我想过着那种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有许多幸福的针叶

即便我不愿意那么早上学堂,但是父亲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他见人便说我这一年要上学了,他还跟村里的老师打好招呼,叫他们要好好管教我,让我不能像在家里那样,到处去撒野。父亲还说,等我进了学堂后要买一头牛来给我养,他想用一头牛来牵住我,好让我对生活不再那么随心所欲。我知道我的童年彻底完了。

和一个充满启示的早晨

八月的阳光还很灿烂,李子树上的叶子浓密得丝毫透不过光线,整个村庄一点风也没有,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眼睛直巴巴的看着门外,等待着天黑。忽然,我感觉到我开始讨厌这八月的阳光了,我想八月一过,我就要进学堂了,就要结束我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母亲已经为我缝好了一个书包,那是用我穿过的旧衣服缝好的一个书包。我知道,等一开学,我就要背着它,开始我新的生活了。

我知道,最好的爱其实是一种残酷……

以前,我都挺羡慕姐姐和哥哥的,我羡慕他们每天都能往学堂里跑,而不用在家受父母的管教,我很希望有一天我也像他们那样,背着一个小书包快快乐乐的跑到学堂里去。有一段时间,我会跑到学堂门口等我的哥哥姐姐们下课,听老人们说,村庄的学堂其实是村里的老祠堂,就落在村庄的晒谷场边上,离我老家也只有几百米,我忽然不再那么向往学堂了,我知道学堂是我的一个牢笼,一但我进去就再也很难走出来了。哥哥上学的时候,要等到下课,才能跑回家里,连三叉河也不能去了,老师怕学生们去河里游泳,定了一条规则,说抓到了谁下课后去三叉河里游泳,就要罚劳动。其实所谓的劳动,就是帮学堂除草、挑粪,因为学堂里的老师是自己种菜的,我可不想帮老师做这些苦活儿。

她看我看这首诗,微微一笑:“我很喜欢这首诗,这首诗我想起了母亲。”

转眼间,九月就到了。一大早,母亲就叫我起来了,我迷糊着眼睛,从床里爬了起来,天似乎还没有亮,连鸡都还没有醒来。那一天,我背着母亲做的那个书包,跟着哥哥去学堂了。那个时候,哥哥读四年级,他没有吩咐我做什么,我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去干什么,我只知道自己背着一个空空的书包,但是那个书包看起来就像一个沉重的包袱。

她叹了口气,看着我,我静静地注视着她。

学堂的大门破旧得连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楚它的年代了,当我和哥哥来到学堂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都跟我们一样,早早地赶来学堂,等着开学第一天的到来,我看见那些孩子,他们有些高兴得手舞足蹈,有些和我一样愁眉苦脸的。学堂里的老师似乎还没有醒过来,大门还坚实地紧闭着。想不到我第一天上学就来得那么早了,看着越来越多的小孩来到学堂门口集合,我终于感觉到了上学的气氛了。

“我无意贬低我的母亲,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一个聪慧的大脑;我应该感谢母亲,她用辛苦换来了我的成长,尽管成长的岁月狂风暴雨、雷鸣电闪。

似乎是过了很久,学堂的大门才开的,当我看着那两扇大门慢慢地向两边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群人涌着进去,他们都像追赶着什么似的,恐怕落后了。我丝毫没有着急,我知道,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

我的家庭并不富有,上有哥下有弟,父亲微薄的工资只能糊口,哪有什么钱给我这个天生就患小儿麻痹的“丫头片子”看病呢?老祖宗留下的遗训是不能改的:丫头不值钱。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跨进那一道门槛的,学堂的大门就像狮子的嘴巴一样,活生生的把我吸进去了,从我进入学堂的那一刻起,我就迎接来了我的另一种生活。从那一天以后,我的生活不知道被什么圈住了,我知道,我已经跨进了一道门槛,一道高高的门槛。

但我却有个轮椅。因为父亲会做木匠活,家里经常放着一些别人的旧家具。父亲利用业余时间给这些旧家具翻新,也能为家里赚点零用钱。加上母亲聪明能干,家里还喂养了一些鸡、猪等。和邻居们比起来,我的家境还是可以的。

如果说父亲对我不闻不问我可以接受,可母亲对我的态度简直让我无法忍受:她从不放弃对我的呵斥,甚至打骂。因为整日劳作,她的巴掌非常有力,有时一个巴掌打过来,我会连人带轮椅一起跌倒在地上。从我懂事起,我就不曾叫过她一声“妈妈”。我在书中看过许多母亲,我觉得,妈妈是我困苦时的依偎,伤心时的安慰,快乐的分享,然而这个给我了生命的女人只是我伦理上的母亲。

七岁那年,看小伙伴们蹦蹦跳跳地上学,我羡慕得心里发慌。父亲不同意我上学,母亲和父亲吵了几天,父亲终于让了步。那天,哥哥背着书包等我上学,我赖在床上不起来,我不敢上学,我害怕见到陌生面孔。母亲来到了我的床前,不容分说,一把掀起我的被子,巴掌重重地落到了我的屁股上,屈辱和愤怒让我迅速地穿上了衣服,摇着轮椅跟在哥哥的后面。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学校,一位和母亲差不多的女老师接待了我。轮椅被她放到了外面,我被她抱到了教室里。

那天晚上,饭桌上,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老师。母亲停下盛饭的手,冷冷地盯着我:

“你不要指望别人能帮你,路是靠自己走的。”

再到学校,我坚决拒绝老师的照料,拄着双拐一点一点地挪到了座位,同学们都惊讶地看着我,老师却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同桌李红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学习好,心地善良,人缘好。我喜欢看她快乐的样子,更喜欢的她头上的蝴蝶结,那漂亮的蝴蝶结随着她的跳动而翩翩起舞,实在让人眼馋。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上体育课,我来到了户外,看着同学们蹦蹦跳跳地玩耍,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李红从远处跑了过来,不由分说便把我推向操场,摘下头上的蝴蝶扎在了我的头上,同学围着我快乐地唱起了歌。体育老师笑眯眯地站在我们的外围,欣赏着大家出色的表演。一种愉悦在我的心头荡漾,我快乐地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放学的时候,我把蝴蝶结偷偷地放到了书包里。

回到了家,母亲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我就讲了体育课上的事。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喊来哥哥帮她在火灶旁拉风箱。一会的功夫,她拿来一盆熟鸡蛋,用一块干净的布包好放到我的书包里。我诧异地望着母亲,不明白她的意思。

美高梅线上,“你给别人带来了麻烦,应该感谢人家。明天就给全班同学一人一个鸡蛋。”

母亲一边说一边往我的书包放鸡蛋,突然,她停住了手,目光狠狠地盯着我:“你偷了人家的东西?” 我吓得全身颤抖,可越紧张越说不出话来。见我不说话,母亲怒气冲冲,她找出了一根藤条,没头没脑地狠狠地抽打我。我满地打滚,哥哥护着我,哀求母亲不要再打了。母亲丢下了手里的藤条,脸色铁青,坐在地上喘气。

我以为母亲不会再让我上学,而且我也不想去上学,我怕见到李红,怕她问起那个蝴蝶结。

哥哥背上我的书包,把轮椅推到我的面前,我低着头,不肯上车。哥哥急了,大声喊起来。母亲快步走到我床前,没有等她动手,我赶紧上了车——我害怕母亲的大巴掌,那大巴掌让我心悸!

当我来到学校时,母亲已经等在教室门口了。她把那个蝴蝶结还给李红,用温和的语调向李红道歉:“孩子,对不起,她不会再偷你的东西了。”

李红惊异地望着我的母亲:“阿姨,是我送给她的。”

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语气生硬起来:“我的孩子不用别人施舍,以后不要给她东西了。”

老师的劝说让母亲释然,她从哥哥手里接过我的书包,从里面拿出鸡蛋递给老师:“孩子给大家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个送给大家吃吧。”

母亲临走时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老师凝望着母亲的背影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把鸡蛋分给了同学们。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跨进的一道门槛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高梅线上无氧之鱼

最火资讯